青春之岛,期待资本潮涌_财经

2019-10-09 19:24 作者:admin666 来源: 浏览次数:

  编者按

  城市,是国民经济的基本单元;金融,是经济运行的血脉。金融活,经济活;金融稳,经济稳。金融,让城市更美好。今日起,本报推出“中国资本市场巡礼”系列报道,通过解读全国重点城市的金融发展范例,展示其金融发展历程和精神风貌,剖析金融如何服务实体经济,激发城市活力。敬请关注。

  2019年3月25日,深圳迎来了一个“学深圳,赶深圳”考察团,带队的是山东省委常委、青岛市委书记王清宪。青岛与深圳同为沿海开放城市、计划单列市,但实际发展质量与效能却有不小差距。“学深圳,赶深圳”是王清宪赴任青岛不久便提出的目标,与深圳全面对标,学习深圳的营商环境、制度创新、政务服务等,以期借鉴经验,为青岛经济发展注入长久动力。

  但青岛的定位绝非另一个深圳。

  青岛港(601298,股吧)是全国最重要港口之一,地处胶州湾畔,隔黄海与朝鲜半岛相望,区位优势明显。近期,中国(山东)自由贸易试验区总体方案发布,其中涉及青岛片区52平方公里。整个长江以北,青岛无疑是在对外开放方面发挥带动和示范作用的新高地、桥头堡。

  基于开放发展的时代背景,结合自身优势,青岛提出建设国际航运贸易金融创新中心。

  王清宪 来源:IC photo

  王清宪认为,航运、贸易、金融三者紧密相关,其中最核心的是金融。航运是贸易的重要载体,贸易是金融的重要依托,金融是贸易的重要杠杆。金融放大了贸易,贸易撬动了航运。三者中,金融发挥着核心作用,“现代金融城”是青岛新的发力方向。

  近日,证券时报采访团走访青岛金融与资本市场的监管部门、机构、企业,深入了解当地发展金融的决心与行动。

  

  1

  当梦想照进现实

  馆陶路是青岛市北区老城中一条1000余米长的路,从南到北不过10分钟路程,却见证了青岛的百年风雨。这条路初建于1899年,德国驻胶后,市政当局将此划为洋行区。20世纪30年代,馆陶路已成为青岛的金融经济中心。作为外资银行的大本营,馆陶路上的洋行最多时有50多家,被誉为“青岛的华尔街”、“洋行一条街”。

  这条路上最著名的建筑是建于1925年的“青岛取引所”,即“青岛证券物品交易所”;初为日本人管理的证券、纱布、土产、钱钞四个交易市场,是当时全国规模最大的证券物品交易所。

  位于馆陶路的“青岛取引所”旧址  来源:图虫创意

  改革开放以后,我国资本市场逐步建立,一批青岛的企业敢为人先,创造了资本市场的多项“第一”:

  青岛啤酒(600600,股吧)是内地第一个到香港上市的企业;

  青岛银行(002948,股吧)成为全省首家A股上市银行;

  海容冷链(603187,股吧)成为全国第一家解决三类股东问题的上市公司;

  特锐德(300001,股吧)成为创业板第一家上市公司;

  青岛海尔是全国第一家实现境外D股上市的企业。

  此外,还有青啤、海尔、海信、双星、澳柯玛(600336,股吧)“五朵金花”闪耀在资本市场。1993~2000年,青岛通过首发或控股等方式,共实现境内外8家企业共10只股票挂牌上市,累计从资本市场直接融资234.7亿元人民币,在全国同类城市中处于领先地位。

  然而,“五朵金花”既代表了青岛资本市场辉煌的过去,也折射出当下发展的不足。

  去年春节后第一个工作日,山东省委、省政府召开山东省全面展开新旧动能转换重大工程动员大会,青岛是三个核心城市之一。山东经济整体面临的问题,青岛并未能独善其身。青岛市地方金融监管局局长王锋坦言,从民营经济的活跃度、上市公司数量、经济结构等方面看,青岛与经济体量相当的南方城市相比存在不小的差距。

  目前,青岛A股上市公司只有37家,其他计划单列市中,厦门、宁波上市公司数量分别为47、77家,深圳更是有288家。从结构上看,排名前列的产业基本以家电制造业、汽车零配件、电气设备等传统动能产业为主。而一些经济新动能的产业,如信息科技、高端制造、医药生物等代表经济未来成长方向的新兴产业,青岛上市公司非常薄弱。目前,青岛已上或拟上科创板公司2家,远远落后于深圳的12家。

  从研发投入来看,青岛上市公司2018年报总研发投入为92亿,2019中报总研发投入为46亿,相对于营收3676亿,青岛上市公司总体研发投入比为2.5%,整体水平较低。研发投入比较高的企业仅三家,分别为东软载波(300183,股吧)、鼎信通讯(603421,股吧)、蔚蓝生物(603739,股吧)。而深圳全部上市公司(除去华为、腾讯)支出总额高达786亿(2018年年报)、380亿(2019年中报)。五月爱婷婷六月丁香色华为一家公司的研发投入更是高达1086亿。从研发投入比的分布来看,10%以上极高研发投入的上市公司深圳有46家,而青岛仅有2家,在5%-10%的高研发投入区间,深圳有高到78家,而青岛仅有2家。持续高研发比例投入拉开了青岛企业和深圳企业在科技领域的差距。

  值得注意的是,青岛上市公司净资产回报率(ROE)保持在10%~15%,整体资本回报率水平比较高,但近5年ROE持续下行,到2018年仅有10.2%。这说明以传统行业为主的青岛上市公司由于传统行业产能过剩,资本回报率未来有走低趋向,这也是需要转型升级的动因所在。

  毋庸讳言,与相同经济体量的城市相比,青岛证券化率并不高。

  “这是过去多种因素的结果。”

  王锋表示,这说明青岛在过去一些符合上市条件的企业没有登陆资本市场。“但我们希望通过努力来加大上市企业的数量,从存量和增量两方面着手,提高证券化率。”青岛要努力扩大对民营企业的间接融资,直接融资方面则要搭建平台,让创投资金更多地对接创新企业和民营经济。

  对于经济结构偏传统的问题,青岛特锐德电气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于德翔提出了一种新的思路。

  他认为,山东已经错过了上一轮互联网发展浪潮,当前互联网已经进入下半场,很多人认为下半场的机遇是5G,但他认为是新能源,尤其是“新能源+工业制造”。这两方面,恰是山东的长处。

  于德翔认为,山东的制造基因全国领先,尤其是青岛,海尔和海信等龙头企业几十年发展培育了深厚的制造业文化和土壤。当前,全世界都在回归制造业,青岛再次迎来了发展机遇,扎根制造业的土壤,去大力发展面向未来的新型产业。

  “在这样的情况下,我觉得营商环境和大环境小环境都来了。所谓大环境是国家和产业的环境;小环境首先是省市政务环境,其次是企业的环境。”于德翔乐观地说,“所以我感觉山东和青岛的春天会来得很快。”

  2

  青岛发动立体攻势

  资本市场发展相对缓慢,是金融市场的一个缩影。找寻青岛腾飞之路,需要放大视野。近一年来,青岛看到了很大希望。

  去年6月,上合组织青岛峰会圆满举办,向全世界展示了这座北方海滨城市的活力,也为当地发展带来新的契机。随着对外开放的深入,携带着浓厚金融与资本基因的青岛,正迎来新的发展机遇。

  王清宪认为,总书记的三句话恰如其分地概括了青岛当前的定位与前景。一句话叫“办好一次会,搞活一座城”,第二句话是“建设现代化的国际大都市”,第三句话是“打造对外开放的新高地”。

  以港而立、因港而兴,青岛拥有得天独厚的区位优势和资源禀赋。服务于航运贸易,是青岛金融中心的特色和要义。

  “服务实体经济是首要定位,要培育或者引进一批专门服务航运贸易的金融机构或项目,探索诸如供应链金融、基于货物标准化仓单的金融服务等,让金融围绕航运贸易产业链做深做透做长。”

  王锋表示,青岛正在不断推动有海洋元素的以航运贸易业务为主体的企业,更多地走向资本市场。今年上半年,青岛港从港股回归,实现“A+H”上市;中创物流(603967,股吧)实现A股上市。

  “把国家最前沿的海洋科研成果,通过创业投资、风险投资,转化成企业和有高成长力的产业,这是我们现在正在做的。”王锋表示,青岛要打造科技引领城,很大一部分是海洋科技,其中关键一环是如何将海洋的科研转化成海洋产业。

  壮大创业投资、风险投资,打造“全球创投风投中心”,是青岛金融发展的一个主攻方向。

  今年5月上旬召开的2019全球(青岛)创投风投大会,发布了“青岛创投风投十条”,揭牌启用全球(青岛)创投风投中心大厦,加快聚集创投风投机构。

  大会召开以来,已有160家创投风投机构在青岛完成工商注册,总规模196.1亿元。

  7月18日,总规模500亿元、首期规模120亿元的青岛科创母基金设立,持续提升青岛在创投风投领域的影响力。青岛实施“金富”行动计划,招商引资和招才引智并举,持续吸引国内外创投风投机构和专业孵化机构。

  “面向国际的财富管理中心”是青岛金融业的又一张特色名片。

  2014年2月,青岛市财富管理金融综合改革试验区获批,青岛成为全国唯一以财富管理为主题的金融综合改革试验区。经过5年发展,试验区多项改革创新经验在全国复制推广,全国首单从韩国银行机构贷入人民币业务试点、深交所首个绿色资产证券化债券等都是从财富管理试验区发起;全国首家获批的股份制银行理财业务子公司、全国首家外商独资财富管理公司等具有引领带动意义的财富管理机构落户,显现资源集聚效应,财产保险、消费金融、金融租赁等多个业态填补了法人金融机构空白。

  9月26日,光大理财公司新产品发布暨战略合作启动仪式在青岛国际会议中心举行。仪式上,落户青岛的光大理财公司正式揭牌成立。光大理财公司落户,无疑是对青岛打造面向国际的财富管理中心城市又一提振。

  青岛与光大的合作不仅限于金融。

  在9月25日举行的青岛市政府与光2018高清一本道国产大集团举行的战略合作签约仪式上,崂山区、城阳区分别与光大理财有限责任公司、光大证券股份有限公司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市民政局、市文化和旅游局、市贸促会、市水务管理局分别与光大集团有关方面签署合作协议。

  扎根于此的金融机构也在行动。

  青岛银行董事长郭少泉在接受证券时报记者专访时表示,为履行助力地方经济发展的使命,青岛银行在服务民营小微企业、破解融资难方面不断进行产品创新。

  图为青岛银行董事长郭少泉 宋春雨/摄

  如针对小微企业推出了“惠营贷”业务,对办理抵押贷款的小微企业,免于房产评估,在为企业节省评估费用的同时提高业务效率

  针对小微外贸企业,推出“银贸通”业务,提供无抵押、无担保融资。

  针对科技型企业,推出20余款科技金融特色产品,基本满足初创期、成长期和成熟期等各阶段科技企业的金融需求,其中“专利权质押保险贷款”为国内首创,受到市场及社会各界的广泛欢迎。

  3

  引来活水好养鱼

  山东的营商环境一直以来饱受诟病。

  近年来,随着新旧动能转换的开展,山东在这方面着力颇多,效果亦渐显著,青岛在其中更是发挥着示范作用,这些改变从政府对待民营企业的态度便可窥得。

  今年3月在深圳举办的“双招双引”推介会结束后,大批的深圳企业人士到青岛考察投资,他们很多人提到,彼时王清宪在会上从自身经历谈起,说自己“读得懂企业,读得懂企业家”,这让他们感到很舒服、很暖心。

  位于青岛市市南区的资本市场服务基地正是这样一个为企业提供全方位服务的样本。

  走入服务基地,整齐的桌椅、舒适的洽谈区、投影仪、大屏幕一起恭候各界企业人士光临。

  青岛市市南区金融局局长孙欣介绍,该基地主要是为企业提供上市前培育辅导、上市中协调服务、上市后资本运营的一站式服务。基地开展了各类活动,多次举办青岛金融沙龙,伦敦交易所举办“沪伦通”业务说明会暨赴英国上市培训会,持续开展重点企业优秀项目路演活动、投资说明会等。基地还发挥入驻机构专业优势,组织中伦律所、普华永道、招商证券(600999,股吧)等9家机构为近20家企业提供一对一咨询。

  当前,青岛市委、市政府围绕建设开放、现代、活力、时尚的国际大都市,发起了15个攻势。青岛民营经济活跃程度比南方一些城市低是不争的事实,壮大民营经济是青岛提出的“15个攻势”之一。从全国经验看,通过金融为其赋能,是激发民企活力的重要手段,目前,青岛也瞄准了这一方向。王锋表示,为让更多创业投资资金与民营经济对接,下一步要搭建常态化的路演平台,提升直接融资比重。

  “青岛扎实、健康的实体经济基础为金融提供了非常好的土壤,这个根扎得是很深的。对金融机构来说,有很多模式可以去创新,很多领域可以去探索,金融和实体经济的互动有非常现实、而且带有基础性的环境。”王锋说,“我们马上要进行金融对接15项攻势专项行动,希望让金融和实体经济充分地融起来。”

  社长手记丨看青岛如何活起来

  作者何伟系证券时报社长兼总编辑

  “学深圳,赶深圳!”2019年新春刚过,履新青岛市委书记不足两个月的王清宪便点了一把火,率领党政代表团到深圳考察学习,随后陆续派出千名年轻干部南下挂职。

  图为证券时报社长兼总编辑何伟 宋春雨/摄

  作为避暑胜地、帆船之都、名牌之都和北方大港,青岛历来引以自豪,如今心悦诚服地学习别人,自然是遇到了痛点。

  青岛与深圳同为沿海开放城市、计划单列市,虽然开放新格局中有“南看深圳北看青岛”的说法,但两市实际发展质量却有不小的差距。

  仅举证券化率为例,其他计划单列市中,厦门、宁波A股上市公司数量分别为47和77家,深圳288家,而人口最多的青岛只有37家。

  青岛市地方金融监管局局长王锋坦言,我国资本市场的谱系中,一批青岛的企业创造了多项“第一”:青岛啤酒是内地第一个到香港上市的企业;特锐德是创业板第一家上市公司;青岛海尔是第一家中欧所D股市场成功上市的企业,以及青啤、海尔、海信、双星、澳柯玛“五朵金花”闪耀资本市场,但是从民营经济的活跃度、上市公司数量、经济结构等方面看,青岛与经济体量相当的南方城市相比存在不小的差距。自豪的青岛人体会到了危机感和深深的焦虑。

  “办好一个会,搞活一座城。”2018上合组织青岛峰会之后,中央领导要求青岛“打造对外开放的新高地”。这成为新一任班子的心头大事。

  如何“搞活一座城”?

  王清宪提出了自己的思考:搞活一座城先要搞活经济,搞活经济先要搞活企业家,搞活企业家先要搞活领导干部。

  他进一步阐释,所有的成功,最核心是人的成功,所有的不成首先是人的不成。在所有的人中,成败首要是取决于干部,这是“关键少数”。青岛前进的道路上还有很多很多的问题,只要干部这个问题解决了,也只有干部这个问题解决了,才有可能去谈解决别的问题。

  干部的问题怎么解决?

  自然不能坐而论道,不能停下来清议。要聚焦重点、难点、痛点、堵点,发起一个又一个攻势,炸掉一个又一个碉堡,拿下一个又一个山头。一句话,要让领导干部先动起来,干起来,拼起来。

  多次受到国务院领导肯定的青岛国际院士港就是这样拼出来的——3年前起步,108位中外签约院士,32位院士项目落地,获授权专利96项,预计2019年可实现产值300亿元,利税30亿元。

  项目的设计师兼工程师叫王希静,从李沧区区长干到书记,挂在嘴边的口头禅是“不能撸起袖子加油喊,而是实实在在怎么干。”这位55岁的书记讲话与做事风格,不同于 “四平八稳”的干部。为了把院士港做出来,遇到问题他总是向前看、找出路。笔者在园区参观时,占地400亩的国际院士港研究院项目和18栋院士科研楼正紧张施工,一名来自深圳的人员说三年之后再来看必定是另一番模样。王希静立刻回应道:“用不上三年,今年春节来看,我就可以请你在这儿吃水饺。”

  把深圳作为青岛学习的榜样,首先要学深圳的营商环境。王清宪承诺:“凡是深圳能做到的,青岛都要做到,哪一方面做不到,哪一个部门做不到,有关部门、区市的主要领导就要在市委常委会、市政府常务会上作出解释。”

  改善营商环境,让企业家“舒服”,政府部门就不要让自己“舒服”。让企业家感到舒服,如鱼在水,如沐阳光,政府部门要变得非常谦卑。这显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特锐德董事长于德翔已经充分感受到市场化、法治化环境的舒适感。这位新能源汽车生态圈公司创始人提供了一个细节:因为经营上的事情,他抱着一试的心态,直接短信请求面见“读得懂企业,读得懂企业家”的市委书记,得到的反馈是“秒回”、速见和“秒批”。

  “不是每一层政府都能做到这一点,青岛大的土壤已经改变了,这让我感到非常振奋。”

  打造金融生态圈,让资本激活城市的梦想,服务于航运贸易的金融中心、全球创投风投中心、面向国际的财富管理中心等渐次展开。今年上半年,青岛实现直接融资383亿元,居全国第三位。

  这座极富口碑的城市是笔者的故乡。阔别40年后回首,不仅感受到了蓝天碧海红瓦绿树依旧,还有城市活力的习习清风,以及资本市场涌起的波澜。

  赶学深圳的路也许漫长,但搞活一座城的脚步声已经清晰可闻。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券商中国。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产业观察

新闻动态

友情链接